• <tr id='18613'><strong id='3852c'></strong><small id='9bc47'></small><button id='e965c'></button><li id='09882'><noscript id='1a856'><big id='2c9e9'></big><dt id='ad80d'></dt></noscript></li></tr><ol id='95656'><option id='58271'><table id='e3536'><blockquote id='38948'><tbody id='e045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09e24'></u><kbd id='ad259'><kbd id='c3fb0'></kbd></kbd>

    <code id='4b98e'><strong id='0a1ea'></strong></code>

    <fieldset id='edf83'></fieldset>
          <span id='d6489'></span>

              <ins id='82d76'></ins>
              <acronym id='0a201'><em id='23457'></em><td id='a0bc5'><div id='20f03'></div></td></acronym><address id='9aeca'><big id='5d8ba'><big id='598c6'></big><legend id='7ac09'></legend></big></address>

              <i id='78eb1'><div id='31683'><ins id='411c3'></ins></div></i>
              <i id='7221e'></i>
            1. <dl id='cc8bd'></dl>
              1. <blockquote id='29a5b'><q id='432ca'><noscript id='f3020'></noscript><dt id='05dd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3a55f'><i id='fd97c'></i>
                今天是:

                中国工程师的福音----《华盛顿协议》缘何重要

                发布者:张耀文 马正午  来源:知识自动化  发表时间:2016-6-24 16:58:42  点击度:1216℃

                通过了!吉隆坡!201662日,中国工程教育史上,一个可以长呼一口气的日子  这天上午,中国科协代表我国由《华盛顿协议》预备会员正式转正,得到国际工程联盟2016年会议全票通过  中国,正式成为该协议第18个正式成员,这是我国科技组织在国际上取得重要话语权的标志 

                这个奋斗的旋律是如此之长,工作如此之基础,以至于很多人都忽略了如此重要的这条消息 

                那些起大早赶晚集的岁月虽然当前我国大学工程教育及职业教育体系承受倍多的压力,但职业人才的继续教育与人才培养一直在艰难地进行着各式各样的试水,并取得了可喜的进步  早在2005年起,在国务院有关部门的组织和领导下,就启动了全国工程师制度改革组织协调工作  当时就瞄准了申请加入《华盛顿协议》的工作,当时由中国科协牵头,并选择了有代表性的10个专业学会,鼓励他们积极探索与国际接轨的工程师资格认证工作 

                然而整个工作进行的并不是太顺利  我国工程师资格认证,最大的尴尬是,由于这不是人社部(当时还是人事部)颁发的与工资挂钩的工程师评级证书,因此很多工程师觉得参加了培训和认证,用处也不大  当时资格认证所倡导的“企业认可掀淖脱、社会认同”,也一直停留在宣传阶段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国民间学会组织进行的工程师专业资格认证,跟人社部的职称评定,一直是双规制,这是一种双重苦恼  对人社部认定的职称而言,由于不是按照国际通行的认证规则进行的,因此,国际不承认;而对民间各学会协会所推动的工程师资格认证体系,人社部也不认可 

                这就给奋力推进工程师资格认证的实践者带来了巨大的困扰 

                工程教育改革的实践者,中德工程学院陈明副院长就认为,中国工程教育走了不少弯路  最早的时候,照搬苏联教育模式,结果专业面越设越窄,甚至按产品定义学科,一个产品一个专业;后来进行改革,专业面开始变宽,但本科阶段过于强调学术和理论  而远离了培养工程师的初衷  许多工科大学曾经号称“工程师的摇篮”,但随着后来教育体制的改革,许多大学特别是985掀淖脱、211等高校更强调自已是研究型掀淖脱、综合型大学  工科大学,再也不是“工程师摇篮”了,而改为“论文发源地”了 

                尽管教育部也启动了“卓越工程师”计划,进展也有  但走向国际认可,仍然是中国工程教育的最渴望的一件事情  而《华盛顿协议》已经形成国际工程联盟,而且越来越国际化 

                《华盛顿协议》的魅力与尖刺《华盛顿协议》为什么具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因为,它是一项大学工程教育本科专业认证的国际互认协议  该协议最早于1989由来自美掀淖脱、英掀淖脱、加掀淖脱、爱尔兰掀淖脱、澳大利亚掀淖脱、新西兰6个国家的民间工程专业团体发起和签署  它最大的魅力在于,针对国际上本科工程学历(一般为四年),进行资格互认,确认由签约成员认证的工程学历基本相同  这是一张各国大学工程教育,国际之间交流和互认的硬通票 

                然而,拿到这张通票并不容易  《协议》设置了极高的门槛,就是全体成员国只有一致同意,才能批准以后申请加盟入伙的国家(或地区)  也就是说,必须是《协议》成员国100%的通过才能加入 

                不过,中国加入该协议却是一波三折的过程  中国科协掀淖脱、各大学会如中国机械工程学会掀淖脱、中国自动化学会掀淖脱、仪器仪表学会等参与者自当尝尽其中的酸甜折磨  中国台湾虽然申请时间晚,却先于大陆称为协议的成员国  尽管这个工程联盟只是民间组织,但这件事依然给大陆带来很多的尴尬和巨大的压力  更重要的是,一票否决制,可以让成员国使尽威风  台湾掀淖脱、香港早就是《华盛顿协议》成员  由于《协议》采用一票否决制,当时中国政府也非常尴尬  而2013年中国在首尔能够顺利成为预备会员,既源自中国科协扎实的基础工作掀淖脱、教育部卓越工程师计划和各专业工程教育委员会的工作实践,也与当年两岸政策相对温和的大环境有很大关系  从《协议》看工程师职途加入《华盛顿协议》是促进我国工程师按照国际标准培养掀淖脱、提高工程技术人才培养质量的重要举措,是推进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的基础和关键  中国工程师的职业发展路径,也存在着奇怪的低限天花板  目前我国工程科技人员职务序列是1986年设置,分助理工程师掀淖脱、工程师掀淖脱、高级工程师三个等级  一名大学毕业生工作十多年,如果足够优秀的话,基本可以达到高工  天花板立刻出现,职业发展“到头啦”,而新进的硕士掀淖脱、博士人员获得高级职称更早  由于我国实际并未建立起职业化的发展道路,致使工程科技人员不能从职业发展中获得内在激励,从而使一些优秀工程科技人员转走行政晋升路线,“工而优则仕”,造成工程领域人才的大量损失  更重要的是,随着《华盛顿协议》的正式加入,我国试行的各类工程师专业技能认证和工程师职称评定相互不兼容的局面,将出现巨大的改观  在过去几十年来,我国对工程技术人员的专业职称评定,一直是由人保部(原来人事部)来管辖  但是,这种职称鉴定,在国际上并没有相互认可的机制  《华盛顿协议》发起单位是民间组织,不可能跟人社部掀淖脱、教育部等这样的政府部门进行对接  因此,实际上还是要靠民间社团组织推动工程师资格认证  这样一来,多年来“名分”并不算太正统的各大学会开展的工程师专业资格认证,终于具备了主动权,其实,这对原有的工程师职称评定,将会起到微妙的融合的作用;显然,这对于中国政府力推的简政放权,提高学会协会在行业的地位和能力,都是一个值得长期期待的主题  门已开,路仍长当然,《华盛顿协议》仅仅是对各个国家大学工程教育的一个约束  尽管各成员国根据《华盛顿协议》可以相互承认学位,但工程师资格能否被其他国家相互承认,则是下一个立刻就需要回答的问题  由于我国工程教育体制中的弊病,造成了从大学生,到工程师,中间仍然缺失工程师必备的一环,那就是专业技能的培养  这缺失的一环,必须要能补齐  这就使得,行业组织机构将发挥越来越重要作用,完善工程师职业资格认证体系,并与国际化认证体系接轨,实现产掀淖脱、学掀淖脱、研的紧密结合,促进中国工程技能人才的专业技能的提高和可持续发展  也就是说,中国下一步的主要任务就是,除了按照《华盛顿协议》强化我国工程教育体系的变革外,还应该与《华盛顿协议》成员国进行工程师职业资格互认的谈判  以目前与德国开展的合作项目为例,鉴于德国工业4.0与中国制造2025战略相互呼应,其中与德国的工程师认证体系和理念日益相互影响和交融,由此产生的相互承认问题值得关注  而相对独立的欧洲工程教育认证标准和体系而言,更是接下来我们要迈过去的一个坎 

                只有这样,才能促进我国企业在实施“中国制造2025”掀淖脱、“新丝绸之路”掀淖脱、“一带一路”等“走出去”战略时,在操作层面能够较少耗费时间和企业资源  例如,真正解决我国工程师在国际重大项目中签字不被认可的奇怪现象 

                陈院长认为,尽管各个大学的培养方式千差万别,但其本质应该基本一致,重点是塑造一个人的能力结构和知识结构  而加入《华盛顿协议》,就像是给中国的工程教育,加了一把量尺,全新评估未来工程师的获取知识和解决问题能力  《华盛顿协议》强调工程师能力的预培养,它提供了一个能力框架,这对于引导当下人才培养的教育非常重要 

                大门已洞开,更多的路途待前行